快递

易文胜 2022-05-17 阅读:216 Ip:江苏扬州


手机短信叮叮叮连响几声,滑开一看,原来是快递连着来了三件。快递这东西,应该算是一个伟大的发明,让人在购物时有一个相较于当面线下交易不同的长尾效应。

在APP里选的时候心心念念又左右犯难,滑过一屏又一屏,看见这个好,又发现那个也不错,正如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里唱的那样“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结合着自己内心里默认的预算量,脑子里愉快地更是飞快地对眼前屏幕里的货品进行取舍,然后隆重地更是愉快地确定下单。这时候这样一件东西自然是“世间始终你好”。

然后,就进入一个其实很短但却难捱的时光,一个字就是“等”。等的过程也是奇妙的过程,等来的东西是否符合预期?左等右等怎么还不来?快递小哥怎么还不联系我?在约定好的配送时段里聚集着企盼的喜悦,倘若各种不确定因素导致一推再推,这种喜悦就变成焦虑,“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一杯冰冷的水”。经常在京东上买书,买书的体验更为焦虑,恨不得立即就能展卷阅读,有好几次知道书已到扬州配送站后,居然驱车直奔过去,连快递小哥都觉得很是诧异。

快递到了,拆快递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行为,知道是什么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知道是不是心中所想的那件东西,就像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焉”那样很有侵略性很有占有欲。

下单时的选择困难综合症,快递在路上时的患得患失臆想症,到手开封时的舍我其谁霸总状,并不是其他事物能同时具有的,但快递做到了,这种心理变化的体验其实已与快递本身承载的那件物品没有多大关系,有关系的就是要想随时体验这种感觉,那就买买买!

所以,很多时候买东西仅是快乐素和多巴胺在作祟,在诱导着我们,因为点点点的时候是快乐的,等等等的时候是焦虑的,而拆拆拆的时候是兴奋的。

今天,到手的是一台当贝电视盒子,为了拆这个盒子又同时下单一把小刀,既然在刀的世界里晃悠着,顺带又买一把拆骨头肉的号称大马士革胁差。这种线上购物的边际效应真的很可怕,兜兜转转一通之后,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从电视盒子到小刀再到细刀,这中间的逻辑现在想来,根本就没有逻辑。看来,人生有些时候就是浪费和折腾,那些浪费了的钱物时间,那些折腾过的精力行为时间,都转化为茫茫宇宙中的能量,世间一切,都是从有序走向混沌走向无序。



扫一扫分享此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