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最美教师|她是小小园地里的深情守望者

日期:2022-03-15  阅读:2396  撰稿:品宣  Ip:江苏扬州

“很庆幸,我是一名班主任和语文老师,拥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可以供我践行自己的教育梦。”扬外小学部章静老师在教育日记里曾经这样写道。

她喜欢记录,乐于分享;她把和孩子们一起发表作品的微信公众号起名为“我们的园子”;她在学生六年级毕业时,制作了两本成长手册、一本童话故事送给他们……

2021年,市教育局连续第16年组织师德“百千万”工程,在全市各中小学、幼儿园开展“扬州最美教师(群体)”选树活动,经各地推荐、评审小组初审,共产生35个“最美教师(群体)”候选事迹(广陵区仅入选三个),章静老师位列其中。

一、种桃种李种春风,教真育爱便从容

章老师与学生.jpg

你见过开学之前把整本教材整合成一条教学线的老师吗?章静老师就是如此,她曾将五年级的一本教材,用生命的教育主题贯穿始终,使孩子们深刻地懂得了“爱”与“被爱”,悟出了某些深奥的人生哲理。

这些具体的上课内容被编辑成《云里雾里的,上课!》系列,发表在班级公众号上,赢得了家长们的许多赞誉。在这个系列随笔的开头,她这样写道:“我这里放了一根长长的线,育知识,育灵魂。我设了一个局,每一节语文课都似乎是个谜。”

古诗文内容新语文教材里本来就增加了很多篇幅,章老师仍然坚持带领孩子们做古诗文课外阅读和积累。她自己先去阅读,把古诗文的作者们的生平故事都透彻地了解,再做成教学专辑,像说书一样,抽空就给学生讲一集。

时间长了,孩子们的积累多了,还会自己“点菜”:“老师,今天给我们讲谁谁谁吧!”章老师就及时送上孩子们期待的“美味佳肴”。这样的学习,孩子们怎能不兴趣盎然?

你见过课本教学之余,用节省下来的时间带孩子们去观察蜗牛、蚂蚁,用小瓶子去采集露珠,用小册子去收集树叶,课堂上吃苹果、火龙果来写儿童诗的老师吗?这些活动内容在章静老师的课堂上太常见不过了。

这些故事充满了智慧、充满了爱,充满了章老师18年的教育旅程。有人觉得,教好书,让学生考出好成绩,就够老师忙碌的了。章老师“额外”做了这么多,估计累得够呛。

但她说:“这不是额外,这是教书育人的应有之意;这样是更忙,但不会累,教真育爱,让孩子们不仅学到更加鲜活丰满的知识,更是在学习中学会主动求真,学会对自己对他人对世界保持温柔和善良,这样做守住了初心,心里反而更轻松,步子反而更从容。”

二、有笑有泪有花果,酸酸甜甜润此生

“每个我遇到的孩子,都是园子里的一种角色。是野草也罢,是棵树也好;是棵荆棘也罢,是朵玫瑰也好;是块顽石也罢,是条游鱼也好;是苔藓也罢,是飞鸟也好,都是独一无二的……”

有天,班上一位内向的女生突然鼓起勇气问:“老师,我可以用瓶盖和男生比陀螺吗?”章老师摸了摸她的头,点了点头。于是,一个新奇美好的课程就从白酒瓶盖陀螺大赛开始了。

一个瓶盖玩了整整一个春天。孩子们搜集了许许多多的瓶盖,有啤酒瓶盖,白酒瓶盖,饮料瓶的瓶盖……用瓶盖做照片墙、玩瓶盖陀螺、设计瓶盖的童话故事、顶瓶盖大赛、小组合作用瓶盖拼艺术作品、家长开放日上开展“亲子设计瓶盖”活动等等。

看起来就像是瓶盖的盛宴,章老师对班级的这次活动专门写了《小瓶盖的春天》发表在校园网的头版上。《七彩语文》杂志也对这次活动做了专门的写实报道。孩子们为小瓶盖写的儿童诗,充满了想象力。

这次活动学生和老师都收获了许多,特别是对一个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就是那个提出用瓶盖和男生比陀螺的小姑娘。她从外地刚转过来,因为在原学校胆子小、不敢交流,上学给她的记忆总是不那么美好,甚至常常以泪洗面。

来到了章老师的班级以后,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尊重与重视,一个学期后,她变得活泼大方,再后来,多次获得了“新三好学生”的称号。

欣慰之余,章老师说:“成长的历程,一切都弥足珍贵,不管是痛苦还是欢乐,童年就像一颗青涩的番茄,酸酸甜甜,记住其中每一种滋味,不仅是留住美好,对孩子的一生,也许都是一种最有力的激励,最深刻的启发。”

三、记录文稿编成书,师生情谊永相伴

当然,写出文字并不是目的,更深刻地关注孩子们的成长才是初衷。小瓶盖课程让章老师看到了活动育人的魅力。从此,她组织的班级活动就更多了。

特别的十岁生日、种树、许愿、饥饿日、护蛋行动、竖蛋行动、转圈圈大赛、齐眉棍、珠行千里、驿站传书……去操场上看云、打滚、睡觉;去看春天的花,去摸夏天的树,去撒秋天的落叶,去品冬天的雪;去和杜鹃花打招呼,去聆听群鸟的争鸣,去赏蔷薇花的姿态,去邂逅语文书里的风景……孩子们最喜欢的要数“雕塑戏剧”了吧?用身体去演绎课文《水》,演得泪流满面;去演谢尔的儿童诗,快乐了一整天。

孩子们爱在教室里看电影,章老师就组织了看影片写评论的活动。她把每部推荐给孩子们的电影也做了一根线索连贯起来,有的电影有同名小说,就先看小说,然后比较电影和小说的区别。每一部电影观后,都组织集体讨论,然后分别写出自己的评论。孩子们的电影评论文字累积起来,怎么也够一本书的字数了。

班主任的每一天其实都很累,但是下班后,敲几下键盘,写一篇手记,渐渐地变成了习惯。章老师真实地记录孩子的童言稚语,哭与笑,酸与甜,课上与课下,小小人儿的世界非常地精彩。

写着写着就停不下来了,到了六年级,光手记部分文稿就有60万字。除此以外,每个孩子的性格章老师都了如指掌,于是开始给他们写童话故事,每一个故事的主角就是他们自己。毕业了,送给他们作礼物。手记部分的稿件整理出来,取个名字叫《喏,还给你,童年!》,童话故事编辑出来就叫《呷一口茶,读一个你》。

几本书作为礼物送给孩子们了,孩子们也就毕业离开了。

章静,两本毕业手册,一本童话故事.jpg

这样的告别,工作18年的章老师已经经历了几轮。偶尔也会传来孩子们的好消息。当时总觉得像女儿一样的项伊蕾,已经在厦门大学就读;杨英明,从福建来求学,章老师经常带他去自己的家里度过周末,现在已经在加拿大的高校深造;姜进之的妈妈发来喜讯,孩子已经被美国著名的一家商学院录取;还有一个孩子,已经做上了中国机长……

而章老师在自己的园子里,又开始接受新一届学生,开始书写新的教育篇章。这个新的中队,她还是想用“番茄中队”,因为教育的初心不会变,一亩园地上的深情守望也不会变。